中國江蘇網2月20日訊 春節過後,包括江蘇在內的多個沿海省份都遭遇了比較嚴重的“用工荒”。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許多企業對年輕民工的需求比往年來得更為迫切,那麼這些新生代民工都在哪兒呢與老一輩相比,他們對未來有什麼新期待呢連日來,記者探訪我省多座城市的打工者,聆聽他們的心聲,希望在他們身上找到答案……
  心聲一:學技術、升工資、娶老婆
  1993年出生的孫龍正在泰州市一處建築工地幹活。他認為自己算半個城裡人,雖然出生在泰州農村,但是初中畢業後到城區的一個技工專科學校學習了一年。
  孫龍說,以前的初中同學,很多都在上大學,自己很羡慕他們,而在工地上打小工,不光整天髒兮兮而且很累,說出去也不好聽,有時候也會自卑。
  孫龍目前是建築工地上的小工,幫著師傅打下手,雖然一個月3000多塊錢對他來說已經夠用了,但純粹是辛苦錢。孫龍對未來非常憧憬,希望把技術學到手後,能做個鋼筋工,“不光工資高一點,以後找對象也稍微容易一點。”
  心聲二:不漂的日子感覺真好
  92年出生的小湯,家住南通市通州區三餘鎮,2011年中專畢業後就想著出去闖闖,最早在一個外牆塗料施工隊里當學徒。“那時候,哪裡有工程就去哪裡,上海、蘇州、山東、北京到處跑,一天才150元,一干就是2年多。”他說,那種感覺也只有在外漂過的人才能明白。
  為什麼不再出去打工了小湯笑著說:“去年年底,家裡人給介紹了個女朋友,雙方感覺都挺好的,談得也不錯,所以過完年我就開始在本地找工作。”
  後來,小湯在南通市鐘秀路上一家塗料形象店找到了工作。老闆對他非常中意,覺得他“不僅車子開得好,而且腦子也活,還能拉單子。”小湯也覺得在家鄉打工來得舒服,“公司給交五險,中秋和春節有福利,我還能跑跑業務,待遇也比以前高,不漂的日子感覺真好。”
  心聲三:追求乾凈體面的工作
  杜慶輝今年21歲,早年因為成績不好,拿到初中的畢業證後就跟著父親到無錫一個工地打工,後來因為有了女朋友,就不願再外出,便和父親留在了老家,在徐州市區打工。“賺的比原來少點,但在外面花銷也大,扣去了開銷差距也就沒那麼大了,還挺滿意的。”
  看著打著耳釘留著長劉海的兒子,老杜總覺得“太不像樣”。杜慶輝卻喜歡在晚上和年輕的工友一起去網吧玩,周末有時候還會約著出去唱歌,打工5年錢沒攢下幾個。
  杜慶輝認為自己並非是苦力,而生活也並非只是賺錢,應當更加多元。但對於未來,他還沒有來得及規劃,但也有自己的期望:“我不想一直獃在工地,有機會還是想進工廠的,乾凈也體面些,簽一個穩定的合同,有保險。”
  心聲四:出來闖一闖、見見世面
  管其洋今年24歲,要到6月份才畢業,但春節後就來到了南京,一頭扎進了安德門勞務市場。“我學的是汽車檢測與維修,但是這裡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崗位。”看著佈告欄上的大學生管理崗位信息,管其洋一臉遺憾。
  “爸媽在家務農,平時打打工。”管其洋坦言是受到了家人的鼓勵,自己也想出來闖一闖,見見世面,“剛好南京有親戚,我來看一看。”
  淮安的工資比南京要低,但南京的生活成本要高。管其洋沒有想那麼遠,“我對食宿的要求不高,工資達到3000出頭就留下了!”
  看著安德門勞務市場里黑壓壓的人頭,管其洋覺得眼花繚亂,“工作崗位很多,但適合自己的太難找,實在找不好,只能回家。”
  心聲五:踏實工作 用手藝來安家創業
  與渴望未來的90後民工不一樣的是,80後的民工更為務實。31歲的雷師傅來自安徽蒙城,正月初七就從老家趕回蘇州金閶區一家汽車維修廠工作。“工作太累,但自己擅長,也挺喜歡。”他告訴記者,“小孩剛上小學,老婆打工,父母務農,基本上全家的開銷都我。”
  28歲的蔡江華以前在鹽城市區一家汽修廠上班,“幫人家打工,工資固定,時間固定,有時候還得看老闆臉色,不如用自己學來的手藝給自己掙錢。”去年年底,蔡江華在鹽城市經濟開發區新園路開張了自己的汽修門市,憑藉熱情的服務、精湛的技術和低廉的價格,他很快就有自己固定的客源。如今,蔡江華已經盤算著將自己的門市擴大經營,用自己的手藝給自己創造更美好更富足的生活。
  春節過後,許多外省的民工第一時間涌到了南京,雲南曲靖張蓮就是其中一個。今年26歲的她覺得南京的機會還是很多,但是由於自己沒有學歷,工廠的工作雖然工資高,但自己只能從事服務業,“餐廳、網吧、賓館我都乾過,得就是能吃苦耐勞。
  分析:新生代民工應拒浮躁心態
  “現在出來打工不只是找飯碗了,民工也有更多的精神需求了。”南京市安德門民工就業市場辦公室主任袁亮認為,新生代民工如今的擇業理念已與父輩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他們擇業更加挑剔,不像過去,有一個崗位就上。”
  袁亮說,新生代民工改變了父輩“候鳥式”的打工方式,在擇業時,會考慮到更多,甚至一步到位。“他們對用人單位的要求,不僅僅只是工資、吃飯的問題,還有福利待遇,甚至居住環境都有要求,比如宿舍有沒有空調、有沒有有線電視、能不能上網,這些都是他們選擇就業時考慮的問題。”他認為,新生代民工擇業理念的改變,加大了與用人單位間的對接難度。
  過了年之後,南京海爾曼斯集團制衣公司的車間主任朱江就來到南京安德門勞務市場,想招聘500名年輕一點的工人,可一周下來,才招到200人。“服裝行業不太好招,有年齡限制,最好在35歲以下,估計還要在這裡招半個月。”朱江說,海爾曼斯在南京同類企業中算非常好的,福利待遇和工資水平比以前有了大幅度提高,像宿舍都是按照大學宿舍建設的,但是年輕的人還是留不下來,“90後的穩定性都不太好,心態比較浮躁,經常是乾幾個月就沒有信心了,不管學歷高的還是學歷低的,尤其是獨身子女,不好管理。”(記者 戚阜生 袁濤 韓菁 曹敏 張揚程光 賀昭銘 陸嘉)  (原標題:新生代農民工求職有新變:熱心技術活兒盼望體面工作)
創作者介紹

金像獎

sn75sndv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